LOADING...

妈妈,加油!妈妈,加油!

“救死扶伤是我们的职责。在此,我请战:听候国家和医院派遣,责无旁贷,服从安排;时刻准备,听从召唤!”在写给院党委的请战书里,省七院儿科护士长周兴棉誓言铮铮。

那时那刻,她早已下定决心,要到疫情防控一线去,到最危险的地方去,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。

2月15日,对于周兴棉和爱人段国强来说,终生难忘。凌晨2点多,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响起,两人从睡梦中惊醒。周兴棉接到通知,当天下午集结赶赴湖北武汉!

“事先她早就给我打过‘预防针’,告诉我说,她写下请战书,如果有需要随时可能去支援武汉。”说着话,段国强红了眼圈,“说心里话,商量和写请战书是一回事,真正确定出发则是另一回事,还是感觉有点突然。”

“那天晚上,我们一起简单地收拾完行李后,就坐在沙发上聊天,一直坐到天亮。”段国强回忆说,早上6点,周兴棉俯身抱起正在熟睡的小儿子,轻轻地搂在怀里,抚摸着儿子胖嘟嘟的小手,忍不住亲了又亲。刚刚两周半的小家伙,丝毫没有意识到妈妈要离开,依然甜甜的酣睡。周兴棉蹑手蹑脚地把儿子抱到婆婆房间,简短说明原由,又来到正在读初二的大女儿房里叮嘱了几句。

匆忙告别后,早上7点,段国强陪周兴棉驱车赶往省七院。

剃发!

这是周兴棉和其他四位同去的医护人员的临时决定。这样的抉择,对于爱发如命的周兴棉来说,无疑是艰难的,但丝毫不能犹豫。因为这样既不影响工作,又方便穿脱防护服。

“兴棉姐很爱惜自己的头发,她的头发永远都是干净整洁的。但是我们剃发时,她没有一丝犹豫,全程都是笑着,还一直安慰我们,说头发长得很快。”周兴棉的同事李晓云说。

对于剃发之事,段国强毫不知情,他正忙着给妻子买生活用品。当段国强返回见到妻子时,他吃了一惊!

“真是心疼了,就像换了个人,差点没认出来……”段国强有些哽咽,他把头扭向一边,“春节前,她刚理了个漂亮的发型,还常问我漂亮不漂亮……”

下午1点左右,目送着妻子和援汉医务队员登车,缓缓驶远,段国强百感交集。他没有直接回家,而是把车停在路边,烟抽了一根又一根。

“作为一名共产党员、一名医护人员,去武汉一线救援是她的义务,也是她的责任。”段国强说,“说不担心是假的,但是除了支持我别无选择。现在只希望她平平安安,早点儿回到我和孩子们身边。”

段国强是山西朔州人,以前在河北长安工作,两人经朋友介绍认识,2005结婚,到现在,十五个年头过去了。言语间,记者感受到,段国强是位真诚纯朴、不善言辞的人。这两天,他对妻子说的最多的,就是希望她在武汉认真做好本职工作,照顾好自己,不要担心家里。

“兴棉是个积极、乐观、向上的好孩子,去武汉这事儿,她知道瞒不住,大清早就告诉了我们,她一直信心满满,让我们放心。”周兴棉的婆婆陈治平眼睛湿润了,“你说,这上战场杀敌还能看见敌人,有个准备,可这病毒,看不见也摸不着,我们怎么放心得下!”

和奶奶相比,女儿段子月则乐观开朗许多,她每天上网课,认真学习,还利用闲暇时间学会了做蛋糕。她每天把自己一点点进步都通过微信发给妈妈。段子月说:“虽然妈妈因为工作忙不能及时回复,但我觉得,我的努力就是对妈妈最好的安慰和回报。”

“妈妈,我不是小孩子了,你不用担心,我会好好学习,你一心一意好好工作,我们等你凯旋!”通过一段小视频,段子月把心里话告诉了妈妈。

大人们的担忧,年仅两周半的段杰程一脸茫然。“妈妈去上班啦!”小宝贝发着稚嫩的奶音,天真无邪地满屋子跑着。

“孩子每天晚上都问,妈妈去哪了?我们就告诉他,妈妈在上班,他从不会哭闹,很乖。”段国强欣慰地说。

周兴棉到达武汉后,段国强不敢给她打电话,怕影响她工作。实在担心了,就发个微信,等到妻子回复了才能安心。他说,他现在每天关注最多的就是武汉的疫情新闻,因为那里有他的妻子……

说话间,小儿子玩着爸爸的手机,一不小心拨通了妈妈的视频电话。

“这两天,我们在收拾宿舍卫生,接受专业培训。现在,正在练习穿脱防护服,很快就能进入方舱医院战斗了。”手机屏幕上,周兴棉穿着绿色工作服,没有戴帽子,亮出那最美的“发型”。她微笑着向家人说着近况,那自信的话语和甜美的笑容,传递着温暖和力量,传递着战胜疫情的决心和信心!